文献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文献 >

回顾|云对谈「从文献入手谈“新年画运动与学院美术思潮展”」

发布日期:2021-06-09 17:03   来源:未知   阅读:

  香港开彩开奖结果记录,为了回应2021年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为 “博物馆的未来:恢复与重塑”,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策划了以“从文献入手谈新年画运动与学院美术思潮展”为主题的云对谈活动。民艺博物馆执行馆长吴光荣和两位展览部、公教部的部门负责人李计亮和雪润枝,共同围绕即将开幕的展览《新年画运动与学院美术思潮展》的缘起与研究语境,策展方法与文献的搜集、分析,以及图像叙事与传统文化的理解等内容展开深入对谈。

  对谈开始,策展人李计亮对《新年画运动与学院美术思潮展》展览的缘起和主要面貌做了整体介绍。本次展览是在2020年《民艺中国——桃花坞和杨柳青年画展》的基础上生成的延续性的研究与展览。期望以学院的角度,通过年画由旧到新的概念转变,来呈现新中国、新生活风貌,以图像叙事的变化,还原历史语境,重构艺术现场。它构建了新中国美术史的第一个文化共同体,同时也形成了新的图像范式,包括对社会秩序和国家认同的视觉文化的建构。所以这个展览在今天有它的特殊意义。

  总策划吴光荣馆长指出利用文献谈“新年画运动”,从四个方面来看,一,传统年画与新年画之间的区别;二,新年画运动与国立艺专;三,新年画的内容与生活愿景;四,新年画图像叙事与反思。民艺博物馆之前做了很多展览,希望能够把我们策划的所有展览纳入到关注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的序列当中。

  总策划吴光荣馆长看来,收集到的相关资料可以看出有延续性的发展脉络,中国美术学院的前身是国立艺专,可以清晰的看到学院在1949年积极响应“新年画运动”,今天所谈的内容本身就是学院历史的一部分,老一辈艺术家在新中国解放以后满怀激情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用自己的喜爱的方式来表达对新生活、新中国充满希望和激情的时候,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因为过去的年画它所表现的内容、形式与新中国年画有非常大的区别。

  吴光荣馆长还分享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编年》、《新中国美术史》、《新年画选集》等多部研究文献,反映了这一时期美院师生积极参与活动的情况和在社会主义建设初期,“新年画运动”对国家的文化建设起到的作用。

  策展人李计亮通过展览表达的是为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创作环境和状态,做了一个客观的呈现。从新兴木刻到新年画运动,它并不是政治的直白,而是唤起文化更新的一种现象。

  新年画的内涵和外延,甚至包括表现形式等,其实跟传统年画都不一样。在50年代初期有一个对传统年画批判、改造、再创作的过程。当时所产生的这批艺术家主要有:木刻画跨界而来的、传统木版年画手工艺人、上海的月份牌画家,也有油画雕塑专业的艺术家参与。彦涵、力群、莫朴、金浪等画家,甚至是国画大师陆俨少,他们在那个年代都有参与新年画的创作。吴光荣馆长提到在《第一届全国美展的作品集》中可以看到它展示收集到的的年画,其实这里面有很多算是木刻作品,但是它放在年画分类里,如知名的作品《改造二流子》。真正的年画作为独立科目是到第十届全国美展。还介绍《人民美术》杂志第二期,作为珍贵的文献资料,关于年画早期的动态,教学情况,各个地区的群众对年画的想法,美学家谈年画鉴赏,谈怎样提高年画的教育功能等内容。

  传统年画在计划经济年代里面,承载着人们对年的期盼,对春节的重视,是非常重要的一环。传统的木板年画是靠作坊往外推的,新年画的阐释是通过全国的新华书店统一对外推的。老一辈的艺术家在探索传统年画与新年画在题材内容、表现形式、造型特征、技法特点的不同上,有意识跟传统拉开了距离。展览叙述的目的主要是想从学术角度来重新定义年画,既是传统的延续,也是回顾“新年画运动”对后世产生的影响。

  策展人李计亮介绍在选择展品的过程当中,年画主题的选择,包括了它的创作现实和装饰表现,烘托了对生活的希望。不论是站在国家的层面,还是人民的角度,其实都是一种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所以说它的视觉影响着可叙述性的结构,以及人物的彼此关系。

  吴光荣馆长认为,虽然是年画,但从新年画有了重大历史题材制作的雏形,相当于一个大的文化工程。虽然国立艺专是新画派的大本营,也照样激发了学院很多大师创作作品,如庞薰琹、张漾兮、黎冰鸿等,很典型的反映那个时代的状况,打破了传统的年画种种限制,反映人和城市的精神面貌和状态,也从另外一个侧面反映出当时学院参与国家文化方面的建设,起了表率的作用,老一辈艺术家通过教学来解决和执行,艺术表述虽然不一样,其实都希望达成艺术为人民服务的目的共识。吴馆长还介绍了上海杨培明宣传画收藏艺术馆的文献资料的情况,讨论了20世纪年画新潮与年画革命的命题。

  公教部负责人雪润枝提出了当新年画被赋予了传统年画所没有的宣传功能时,老百姓的年画购买情境发生了何种变化;新年画与传统之间的印刷技术的差别;国立艺专当年创作新年画的教学思考等问题。

  吴光荣馆长一一做了回应,传统年画都比较吉祥,颜色和内容都基本有固定程式约定俗成,而新年画内容的表现范畴实在是太宽,会有群众反应看不懂的情况。但两者不是完全的取代关系,像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刘海戏金蟾、三国演义、孟母择邻这些积极正能量的故事还是保留了下来,再加上石印技术的传入,传统年画到新年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当时社会特性,城乡差距不明显,年画市场两种融合在一起售卖的情况是常见的,将年画和宣传画放在一起,是因为它俩其实是分不开的。

  选择什么样的题材表现,是否要借鉴传统年画,都是建立在对传统的认识和理解上,在创作中把人的最佳的状态怎么展示出来,需要深入体验生活,是那个年代做艺术创作的必经之路。去快速捉捕人物的动态,去处理色彩、构图,学院的参与,都提高了年画的普及和水平的提升。

  年画蕴含着人的精神以及对生活的回归和理想的追寻。在对谈中,我们通过文献研究,以“学院”的视角讨论1949-1953年间的新年画,这是一个从“旧”到“新”的过渡阶段,里面有传承和断裂的关系纠结其中,有美术思潮与学院创作关系,有深入观察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当代诠释。希望这样的研究与讨论,给观众们带来一些关于文化与生活的启发与新思考,希望在后疫情时代,民艺博物馆能开发更多的线上文化艺术产品,与公众产生更多的互动与交流。最后感谢展览总策划杭间、吴光荣教授,以及杨培明、刘一蓝、张素琪老师的支持。

  2020年9月15日,“民艺中国——桃花坞与杨柳青年画展”在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启幕,基于王树村、王进先生和桃花坞年画研究所的收藏与研究,讨论传统年画的视觉内容与图像叙事。2021年,作为展览与研究的延续继而举办“新年画运动与学院美术思潮展”,集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杨培明宣传画收藏艺术馆,以“学院”视角讨论由旧到新的年画,深入观察年画与生活、新年画与学院创作关系,以及对传统文化的理解和当代诠释。

  广西省人民政府文化事业管理局编印 广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筹委会发行 1953

  中国美术学院民艺博物馆是大学博物馆。自2015年9月开馆以来,陆续策划了《天工开物:江南乡村工艺的世界》《砂者为上:紫砂工艺的鉴赏与解读》《中国现代设计巨匠系列特展:雷圭元》《人在草木间:中国茶生活艺术》《江南国匠:当代苏州园林与生活艺术》《东方竹:亚洲竹生活艺术》《中国现代设计巨匠:陈之佛特展》《三重阶:中国当代手工艺学术提名展》以及“民艺中国”、“浙江民艺深耕”等专题展览,其叙事方式与空间场域融合体现展览研究要义,营造“新民艺”的学术与思想的可能性。